第47期 (2017年7-8月)

總主任的話 復興與同行

我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接受國際董事會的委派,自今年八月一日起接替林安國牧師代總主任一職。心中實在覺得自己完全不配擔任這重要的角色。

神學院與跨文化宣教學院之配搭 : 栽培宣教人才

按差傳學者溫德教授(Professor Ralph D. Winter)的研究,福音若要遍傳至各未得之地和未得之民,必須透過兩個救贖架構來完成,那就是靜態的堂會架構和動態的差會使命架構。

宣教人才的培育 : 宣教使命之下的神學教育

其中理由其實簡單明了,因為「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太28:19)的吩咐,是主基督給所有主裡肢體的命令。無論是信徒個人、教會、神學院、宣教差會、福音機構、文字出版影音事工、輔導協談機構、甚至救濟服務事工等,託付與恩賜或有不同,但都必須順服並參與大使命。

神學教育必須推動大使命

建道神學院於2016年1月14-16日會舉行五年一屆的神學教育研討會,這屆特別加增探討中國神學教育的環節,凸顯了香港神學教育與中國大陸的神學教育發展有更密切的關係。當我們密切留意香港和中國大陸的需要時,我們應該從西方神學教育的經驗得到學習和警惕。預備研討會時,我注意到普世教會協會的〈2011-2013年的全球神學教育調查〉報告,裏面指出西方和世界的神學教育藍圖有極大的改變。這報告提出十五點趨勢分析,本文列舉其中四個重點,是值得華人教會和神學院留意的。

神學院在栽培宣教人才上所扮演的角色

宣教士的訓練是否可以以神學院作為基地?雖然許多宣教機構的短期訓練(營會式,周間式,密集式等)及延伸制神學教育都對訓練宣教士(尤其是短期宣教士)有貢獻,但短期訓練對於長期/終身宣教士難以全面或有效。延伸制教育對訓練教會領袖比較適合,若應用在任何全職的教牧人員或宣教士,則明顯有許多缺乏之處。那麼,傳統上以栽培牧會人才的神學院,可以為栽培宣教士作出什麼貢獻?

神學院如何栽培宣教人才

如果中國教會要在2030年差派二萬位宣教士,以回應主耶穌基督的大使命的話,今日世界各地的華人神學院、差會和教會是否已部署好去幫助中國教會訓練和栽培宣教人才呢?

再思神學教育與宣教培訓

記得七年前,筆者從工場回來,帶著一個心願——投入神學教育的工作。這心願是為了裝備更多有心宣教的信徒,投身宣教工作。工場嚴重的人手不足,導致宣教士在重重壓力下耗盡,在缺乏支援下損兵折將,福音未能廣傳。

情繫神州—腳蹤

長久以來,我用神給我的音樂恩賜事奉祂,後來神呼召我走上跨文化宣教的路程,這幾年便開始尋求這兩者的結合,但也被前輩提醒:在宣教工場做的事,很多時候跟你的專業或強項是沒有關係的,總是會有新的學習。曾經,神也挑戰我的信心,問我若不用音樂服事,還願意跟隨祂去宣教嗎?最終,我降服了。何況,去使萬民作主的門徒本是我不可推諉的責任。

訪宣隊不可缺的五顆心

「短期宣教」或「短宣」這名稱常被混淆使用,筆者贊同林安國牧師在《訪宣訓練手冊》提出的正名:短宣基本上是指一或兩年的宣教事奉,而一兩個星期的服事或體驗,則稱為「訪宣」會比較適合。

編者的話

一位在宣教前線奔走多年的牧者說,如今在世界各地,驚見神的奇妙大工,彷彿「路鋪好了橋搭好了」,甚至許多創啟地區,也頻頻收穫福音的果子。宣教的巨輪在轉動,不論你我願不願意加入,神不會停止祂的工作和計劃。巨輪持續向前轉動……而有一天我們都將走到這位宣教的主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