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期 (2018年9-10月)

總主任的話

後現代與宣教的反思

個月,我有幸參加由馬來西亞聖經神學院所舉辦「全球宣教新趨勢與策略探討」的特別宣教營會。大會主題講員,是資深的牧師和宣教研究學者陳方博士。他就「後現代與宣教」這分題,向與會者提出了許多寶貴的數據和語重心長的提醒。今天,全球基督教會正面對嚴重的宣教「退潮」或下滑傾向。「香港教會更新運動」在2016年做了一個調查。發現在2014年,香港教會在差傳參與上都有明顯下滑的趨勢。

主題文章

關顧跨文化工作者

文化工作者是主寶貴無價的僕人。我們不能失去他們之中的任何一個。這其中的許多人曾付出了沉重的代價,回應上帝的呼召到宣教工場去。他們做了各種各樣的犧牲,忠於使命進入艱苦和敵對的地方服務。為這些寶貴的僕人提供成員關顧或牧養關懷,是我們作爲宣教機構不可缺少的部份。成員關顧不再是一種選擇,我們亦不能假設其他人會提供成員關顧服務。我們心中渴望看到跨文化工作者不僅能夠生存,而且能夠在工場中茁壯成長。

主題文章

分享M加2理念

筆者以香港教會宣教事工的可持續性為前提,盼從整體層面考慮宣教士的培育及關懷牧養。 如以「M」代表宣教士從申請及接受相關宣教訓練起,至正式到任工場開展事工,終至完成並回港的年期,「+2」代表的則是宣教士完成事奉重新回港的首兩年。
M = 海外宣教期
+ 2 = 回港首兩年本地侍奉

情繫神州—奔向骨肉之親

我也走過邊疆路(12)第二次生命

第一次見到AL是去年的春天,我們去她家看望她。她是醫科大學大一的H族學生,就在大一的下半學期,她得了嚴重的憂鬱症,整天整晚睡不著覺,一星期只睡幾個小時,使她無法繼續學業,只能暫時休學。 她們住在縣城的矮平房裡。她出來迎接我們,看上去精神狀態還不錯,臉色略顯蒼白,她說已經度過了最難熬的階段。俗話說:一日不睡,十日不醒。很難想像,一個星期只睡幾個小時的日子是怎麼度過的。我相信,那種煎熬的日子難以承受,怪不得很多嚴重的憂鬱症患者最後會以絕決的方式告別。

胸懷普世—走遍人居之地

ECB, 一個馬來西亞散聚宣教模式

散聚是神使用的管道,以成就祂的旨意。神造人之後就吩咐他們要生養眾多,充滿這地。充滿這地就意味著要分散,散居的目的是征服和管理被造之物(創1:28)。聖經也在亞當見了夏娃之後就說「人要離開父母,與妻子聯合……」(創2:24),離開父母既是散居。後來人雖犯罪墮落,但神的心意沒有改變,洪水之後神給挪亞相同的吩咐(創9:1-2)。
從巴別驅散,到亞伯蘭的呼召,雅各、約瑟的經歷,以色列的流亡,回歸,猶太人和希臘人的散居等,聖經裡頭滿是神透過散聚成就祂旨意的實例。教會歷史也同樣印證神的作為,福音隨著散居的生意人,離鄉的奴隸,征服者或殖民主義而廣傳。
今天,因為通訊發達,交通方便,加上全球化及城市化現象促進人口流動,全球散聚人口劇增,每七人中就有一人居住在原生地以外。教會若相信這是神為拯救萬民而製造的契機,就必須及時掌握時機,積極動員參與散聚宣教,完成大使命。

胸懷普世—走遍人居之地

跨文化教師的衝擊

這是開學時一位學生給我的熱情歡迎。時間過得似乎比想像中快。彷彿昨天我剛來到校園,泰文老師才為我取泰文名字,彷彿昨天第一次吃到飆淚的泰北料理,一個只懂幾句泰語的外國人,戰戰兢兢地走進異文化校園教中文。

i宣

破解常見的宣教迷思

「宣教」是教會和信徒常掛在嘴邊的用語,尤其在過去十幾二十年,華人教會對宣教有所覺醒,「宣教」這個詞就更普遍被提及了。然而,筆者在跟信徒深聊的時候,卻發現很多信徒對宣教存在許多誤解。這些誤解深深影響著教會宣教事工的發展,也影響基督徒對宣教的委身,更嚴重的是,可能僅僅是自以為已經做了神所託付的工,所看見的果效也不過是自以為的成功。

宣教同路人—你的參與

新兵的模擬工場訓練

12天的宣教士職前訓練(MOT)終於結束了。對我而言,這次的MOT誠然打開了我的眼界,豐富了我的宣教知識,更難能可貴的是,透過老師們的經驗分享及前輩們的提點,讓我們再次走上工場時,有更多的應對方法,經驗與實際情況上的套用,從而解除我們心中的不安、害怕、無助與徬徨。

宣教同路人—你的參與

與癌共舞,跳躍沙漠

經過了七次的化療和卅三次的電療後,我似乎有些進步,可以走較遠的路,呼吸也較前順暢。
三月五日到腫瘤科醫生複診時,醫生報告好消息說:「你可以進到第二個療程,只用標靶藥,每天口服一粒。」
不必每天跑醫院做電療,也不必每週一次到腫瘤科診所做幾個小時點滴化療,真是太好了!哈利路亞!
「醫生,若只是每天服一粒標靶藥的話,那麼我是否可以去旅行呢?」我大膽問道。 「你要去那裡?」醫生感到好奇。
「去非洲。」我笑著回答。

編者的話

小時候看一些戰爭電影,總是讓懵懂年紀的我感到混淆。電影裡的一面戰火連天,炮灰重重,哭喊慘叫聲連連,人們在生死關頭裡苦苦掙扎。鏡頭一轉,卻是杯酒交碰,或有人衣冠楚楚在舞池裡跳舞,或有人咬著雪茄談著利益買賣,爵士音樂悠悠播放,一片歌舞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