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8月 - 宣教導向的門徒訓練

一般傳統教會都以事工主導。最近跟兒子談到他所服事的美國人教會。會眾人數大概130人,卻有超過70項不同的事工和節目,需要三位教牧同工負責跟進。再加上長執也要求同工們在教會有固定的上班時間,以致教牧同工們無法抽空作較深度和個人化的門徒訓練。我想這種情況在華人教會也很普遍。


大部份華人教會通常視門徒訓練為教會其中一項節目或基督教教育事工的一部份。教會對門徒訓練的目標或定位也各有不同。有一些看門訓為靈命建造,有一些以查經或神學訓練為主導,也有一些以事工訓練為主體,但很少教會以大使命或宣教作為門徒訓練的基礎和目標。我想這跟華人教會普遍對宣教參予疲弱有直接關係。此外,在一般以事工或節目主導(program driven)的教會,門徒訓練都變成很機械化(Mechanical)和學術化(academic),而非個人化(personal)或關係化(relational)。這都是因爲教牧同工和長執都已經疲於奔命去應付不同的事工需要,以致沒時間作一領一的栽培訓練。求主幫助教會領袖們重新思考,回歸唯一的大使命!


大使命基本上是一個生命的傳遞或傳承。正如保羅弟兄向哥林多教會所說:「你們該效法我,像我效法基督一樣」(林前11:1)。換句話說,大使命應該是一個有機體的信仰運動(organic movement)。就是一個生命被上帝的靈更新,便很「自然」被使用去更新或影響別人的生命(A changed life changes life)。這絕對不是在於這個新生命本身是否有能力去實踐,而是靠那住在他裡面的聖靈發動這莫大的影響力。正因為一切都是本於祂,倚靠祂和歸於祂,所以在祂永恆的計劃裡,一個蒙福得救的生命,同時也是神要使用來賜福世界的一個管道。保羅看得很清楚,神的羔羊,主耶穌期望祂的教會能完成祂自創世以來的天國夢,就是神讓使徒約翰所看見將來在天家的一個美景:「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一切都是出於上帝;他藉著基督使我們與他和好,又將勸人與他和好的職分賜給我們」(林後5:17-18)。任何一個在基督裡的新生命,都已經同時承接了一個新的人生召命,那就是去建立主耶穌的門徒。這種使命傳承的運動肯定是教會不可少的主要事工策略。


因此保羅特別提醒他的門徒提摩太說:「我兒啊,你要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起來。你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教訓的,也要交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提後2:1-2)。而這使命傳承運動的方向也肯定不能離開主耶穌所頒佈的唯一大使命,就是叫「萬民」成為他的門徒。

其實門徒訓練本來就是為了要滿足主耶穌基督的大使命。因此沒有必要特別強調大使命主導的門訓。然而,今天有許多門徒訓練都沒有強調訓練門徒去履行大使命,故此近年來便開始強調以大使命主導的門徒訓練。按我的愚見,這種門訓需要包括最少四方面。

一. 幫助學員透過專注禱告、默想聖經,與大使命的主建立密切的關係。

在追求認識神的同時,也要透過默想聖經去認識自己。高爾文John Calvin在《基督教的宗教組織 》Institution of Christian Religion裡說: 「我們的智慧基本上都包涵在兩方面:認識神和認識自己,而它們之間已融合到不能分清先後」。幾乎所有關於屬靈生活和事奉的問題都源於信徒缺乏自我認識。門徒訓練的目標絕對不單是增加聖經的知識,而是幫助學員透過默想聖經、禱告去認識自己和他們與上帝的關係,進而也了解他們與別人之間的關係能如何深化。門訓者的角色就是在旁邊陪伴同行,不斷鼓勵、引導或啓發。

二. 幫助學員明白及分辨主的心意和帶領。

一個門徒追求分辨和明白神的心意,不是爲了考慮自己是否願意順服。持這樣態度的門徒會越來越不能聽到和明白神的心意。相反地,若一個門徒追求分辨和明白神的心意,是爲了立刻順服和跟隨,上帝會樂意更多顯明祂的心意。門訓最關鍵的操練就是學習順服召命。召命的順服往往會攪亂我們的日常計劃。聖靈突發的干擾(divine intervention)有時是讓你實踐順服的契機,好叫你放下前設的生活計劃或每天習慣的日程,去迎接神現在需要你去處理的人和事。順服是操練發自愛神的聆聽和回應。

三. 幫助學員建立一個關懷普世或萬民的胸襟和視野——這是世界觀和價值觀的調整。

神願意我們從衪的眼光來看世界與萬民。神看萬民肯定跟我們不一樣。我們的眼目很容易把不同種族的人視為敵人或防備的對象。但上帝卻看萬民都是衪所愛的對象。當我們真的願意從上帝的角度或心意看萬民的時候,我們便會希望了解如何幫助那些與福音絕緣的未得之民,按照他們的文化背景來認識創造他們的真神。這種從神而來的世界觀會直接影響我們的禱告生活和價值觀,就是把萬民歸主成為我們禱告代求的首要目標和生命投資的優先考慮。這種生命改變的門訓才不會單是知識的傳遞而已。 帝在普世的宣教大業。

四. 幫助學員加強文化智商的發展 (cultural intelligence)

文化智商是指一個人對不同文化的關注和敏感度。假若我們成長在單元文化的背景,我們便無法了解爲何不同文化的人有某種對事情的表達方法或態度。人總喜歡別人用自己習慣的文化角度來看事情。我們很少追求用別人的文化背景看事情。文化智商幫助我們學習欣賞不同文化的特點,並願意使用更多的體恤和忍耐去與不同文化的朋友交往。在全球流動人口不斷增加的大環境中,我們已經很容易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不同文化的朋友或同事。加強文化智商可以幫助我們隨時隨地預備好,留意上帝可能會安排我們就在家門口,便能參與叫萬民成爲衪門徒的工作。

華傳同工們的禱告就是盼望全球的華人教會都能起來,承擔叫萬民作衪門徒的大使命。感謝神,衪已經在各地感動許多衪的僕人,一齊參與推動這以大使命主導的門徒訓練事工。我們也謝謝「世界華福」同工們的努力,致力拓展這運動。相信華人宣教運動很快便會攀上更新的高峰,從單一專注海外華民事工發展,轉入積極投進更多的資源到萬國萬民的宣教上。讓我們繼續爲此遠景同心禱告吧!

最近有機會到中東,探訪一批在當地學習阿拉伯語的中國宣教士。這些主內同工,帶着幼小的孩童或剛出生的兒女,在異地缺乏生活資源下,一邊學習語言文化,一邊參與在難民中的跨文化服侍。我不單欣賞他們的擺上,更敬佩他們堅忍毅力,在不同文化衝擊中的服侍!這些從中國派出的首批宣教士,實在任重道遠,因為他們將會是以後成千上萬,從中國進入10/40之窗服侍的宣教士的開路先鋒。他們的血汗和走過的艱辛道路,都不會白費,將會成為後繼之人的榜樣和祝福。請大家為這些同工們禱告,好叫他們繼續努力,完成上帝的托付。

其實從創世記開始,上帝已經把萬民託付給我們信心之父亞伯拉罕。他從上而來的祝福必須與萬民連接。耶和華對亞伯蘭說:「你要離開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為大國。我必賜福給你,叫你的名為大;你也要叫別人得福。為你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地上的萬族都要因你得福。」(創12:1-3)神祝福亞伯拉罕的同時,也要求他必須成爲萬國的祝福。

詩篇67篇的作者也強調我們求褔的原委應該是為了叫萬民得到屬天的好處,好讓列邦都來敬拜和榮耀神。願神憐憫我們,賜福與我們,用臉光照我們,好叫世界得知你的道路,萬國得知你的救恩。神啊,願列邦稱讚你!願萬民都稱讚你!(詩67:1-3)

當主耶穌教導門徒禱告的時候,也強調門徒不要效法外邦人,不斷爲自己的需要祈求,而是應該爲神的名在萬邦被尊崇作爲禱告的優先。所以,你們禱告要這樣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 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太6:9-10)

我們明白,中國人一直以來都生活在單一文化的社會中,所以會影響他們對學習外語或異文化的困難。又因中國近代受外族入侵的傷痛歷史,不多不少會對異族有所保留或恐懼。海外華人雖然大部分都可講當地語言,但仍然會有一種民族主義所構成的排外情緒,不容易投入當地文化或群體中。更別説主動進入別的國家,去成為其他民族的祝福。

但作為基督裡新造的人,我們是否應該有所突破呢?若主耶穌就是道路,真理和生命,那麼我們這些有主的靈住在我們裡面的人,豈不應採用祂的方法、態度、視野和思想去服侍萬民嗎?若主耶穌是第一位宣教士(約1:14),也就表示祂是一位宣教的神(Missio Dei),那麼我們屬衪的子民豈不都應該是宣教的人嗎?正如使徒彼得提醒我們説:「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9)。我們屬神的子民絶對沒有藉口去否定我們對萬民的福音使命和責任,向萬國萬民宣揚神的美德和榮耀!

華人教會雖然過去在跨文化的宣教發展進度上很緩慢,但是宣教的神沒有停止感動和帶領。現在看見一批又一批的宣教同工,從中國和世界各地被差入未得之民中間,心中實在充滿感恩。感謝差傳的主,讓華人教會能夠參與祂普世的救恩計劃。

華傳資深導師林安國牧師經常提醒眾同工,現在就是時候,我們要投放更多的資源在萬民的福音工作上。從華民到萬民,絕對是華人教會推動差傳的必要方向。我們願意竭力扶助更多新一代的宣教同工,到工場去體驗和學習跨文化宣教事工。林安國牧師已經特別爲將來一些有恩賜和宣教負擔的年青同工,籌備了實習基金,好讓他們可以盡早入工場,尋求神的引導。讓我們爲這目標同心禱告。祈求神興起更多年青人投身宣教,更盼望基督徒家長和教會領袖,支持他們的子女和弟兄姐妹,參與上帝在普世的宣教大業。阿們。

每當提及宣教,我們都會很自然想起那些在前綫的宣教士,而不會想起在後防的宣教同工。然而,若沒有推動宣教或培育徵召宣教士的後防同工,又哪裡會有宣教同工到前綫去?就如使徒保羅說:然而,人未曾信他,怎能求他呢?未曾聽見他,怎能信他呢?沒有傳道的,怎能聽見呢?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如經上所記:報福音、傳喜信的人,他們的腳蹤何等佳美!」(羅10:14-15)如果要看見萬國萬民信耶穌,那必須先有願意接受差派的工人來承擔這任務,否則這天國的福音便不可能被傳到萬邦。主耶穌也強調宣教動員的優先性。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裡教訓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他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於是對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打發工人出去收他的莊稼。」(太9:35-38)耶穌基督開始祂地上事工時,祂先選召十二個門徒來與祂一同生活,爲的是預備他們成就祂的天國計劃。

宣教動員是一種生命的門訓

從耶穌的動員策略來看,宣教動員其實是一種生命的門訓:與一群有心志跟隨服侍神的人同行,藉此看見成就神心意計劃的生活榜樣。今天信徒普遍對傳福音和宣教的態度很冷淡,也許和門訓的方法有直接的關係。一直以來,福音派的教會都採用希臘文化的教育方法,就是強調智識或資料的傳遞(cognitive knowing)。這方法假設當學生的知識增加,他生命自然會因此改變。但事實不一定是這樣。信徒聽過很多聖經的教訓,也知道耶穌的大使命,生命卻沒有因此被改變。結果出現了很多假冒偽善的基督徒和教會領袖,而至基督的名字蒙羞,甚至很多人被絆倒。求上帝憐憫和赦免我們。作爲一個猶太人的拉比,耶穌使用希伯來的教育方法,就是強調透過遵行所聽的道來討悅神(affectiveknowing)。這種教育的方法,重點不在於學生知多少而是遵行多少。故此,耶穌教訓門徒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太7:21)我想今天若要看見宣教的大軍興起,我們都必須效法耶穌基督的師徒門訓方法,而非單靠課堂或研讀書本的門訓方式。

付代價參於天國革命運動

感謝神,近年來全球華人教會開始意識到門訓的重要性。有些教會領袖更特別強調要推動以使命主導的門訓(missional discipleship)。這種強調也許要分辨出門訓可能有的不同目標:一種是爲了自己的靈命健康,而另一種是爲了神國度的大使命。然而,兩者其實是不應該有分別也不能被分割的。一個靈命健康的信徒,無論他從事什麼工作,在基督裡的新生命方向只有一個,就是爲了成就神國度的大使命。這是保羅弟兄對在基督裡新生命的信念: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林後5:17);不要效法這個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叫你們察驗何為神的善良、純全、可喜悅的旨意。(羅12:2)兩千年後的今天,也許是教會已受消費主義文化影響,用人的需要作爲賣點,以信耶穌有好處的吸引方法來推銷福音。雖然這不是完全錯誤,但卻令到很多慕道友一開始,便帶著自我爲中心的態度進入教會。當年主耶穌的佈道方法不是這樣。路加醫生描寫說:有極多的人和耶穌同行。他轉過來對他們說:「人到我這裡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凡不背著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門徒。你們哪一個要蓋一座樓,不先坐下算計花費,能蓋成不能呢?恐怕安了地基,不能成功,看見的人都笑話他,說:『這個人開了工,卻不能完工。』或是一個王出去和別的王打仗,豈不先坐下酌量,能用一萬兵去敵那領二萬兵來攻打他的嗎?若是不能,就趁敵人還遠的時候,派使者去求和息的條款。這樣,你們無論甚麼人,若不撇下一切所有的,就不能作我的門徒。(路14:25-33)我想耶穌當時不需要招聚信徒或會眾來維持堂會的運作經費,而是要招聚一些甘願付代價的門徒來參於祂的天國革命運動。因爲祂知道只有這些甘願付代價的人才能翻轉世界。他們不是專業人士、知識份子或貴族名流。但當他們甘願付代價跟隨效法耶穌,被聖靈更新使用,這些基層和邊緣人士便成爲千千萬萬人的祝福。

祝福他人的美好生命念

幾個月前,有機會受邀參觀設在明尼蘇達州的伯大尼環球大學(BethanyGlobal University),與校長討論日後跟華傳的配搭關係。這大學是以宣教主導,設有自己的差會和宣教資料的印刷中心。他們大部份的畢業生都會投入宣教工場或參與差會事工。這學校最美的地方是他們的起源。1945,五個從事不同行業的基督徒家庭變賣自己的房子,集資建築一間有三十間房間的大宅。他們住在一起,學習真正簡樸的團契生活,同心推動普世宣教,及把所有的餘款全數支持一百位宣教士。從這個稱為伯大尼團契開始,之後他們建立了一間以宣教主導的教會,又從這教會開始了一個徵召和關懷宣教士的差會。後來他們更從十個學生建立了今天佔地六十多畝地的伯大尼環球大學,致力訓練年青宣教人材。今天,他們的學生遍佈在五十多個國家作宣教服事。華傳的團隊將會去他們在中東的訓練基地,實地考察他們如何進行十八個月的跨文化宣教訓練。我爲著這五個家庭的犧牲擺上感謝神。因著他們甘願付代價作主耶穌的門徒,他們的生命便成為無數人的祝福。他們的榜樣也影響了很多年青人,接受差遣踏上宣教的旅程。他們的見證讓我更確定,建立門訓團隊、團契對宣教動員的重要性。先有一群甘願付代價認真效法基督的門徒,彼此鼓勵,才能影響和動員更多信徒,也願意追求被神使用來完成衪的計劃,好叫衪得著更大的榮耀!

我們帶著興奮和期待的心情,迎接2018年的來臨。深信差傳的主,要在全球作奇妙的大工。每每思想華傳未來的發展,便會想起全球化(globalization)的趨勢。其實,全球化已經每天在我們身邊發生。我們手中的智能電話可以隨時與遠在世界不同角落的親友視像對話,保持緊密聯繫;家中的水果蔬菜也是來自世界各地;坐飛機可以最長在48小時之內,到達世界另一個地方。運輸業的急劇發展(巴士、火車、船運和航空),且越來越普及廉價,全球流動人口也因而相繼不斷增加。航空業專家估計,全球每年有數億的人口正在流動。以前住在偏遠地區的族裔群體,為了改善生活,慢慢遷移到大城市。到大城市謀生後,便多了跟其他文化接軌的機會,也同時增加了他們想出國發展的意欲。

創意調整宣教守則與模式

這些長期移居海外發展的商人、專業人士或短期出國謀生的外勞民工,相比起他們留在原居地的同胞們,肯定是比較開放,願意接受新文化和價值觀。故此,有些教會認為今天不一定需要差派長期宣教士,進入某些偏遠地區,學習當地的語言和文化來傳福音給那些族裔群體,在本國也可以關顧那些遷進其社區中間的福音對象。建立他們成為主耶穌基督的門徒,然後訓練並差派他們回到所屬的群體或同胞中作宣教事工。這種宣教策略稱為「Glocal」,就是在本地Local作跨文化Global的福音工作。今天華傳的宣教守則或模式,不能仍採用一百多年前的傳統作法。正因全球化現象迅速發展,我們也有必要經常檢討華傳的架構,來作出合適的創意調整。

主耶穌說:没有人把新布補在舊衣服上;因為所補上的反帶壞了那衣服,破的就更大了。也没有人把新酒裝在舊皮袋裡;若是這樣,皮袋就裂開,酒漏出來,連皮袋也壞了。惟獨把新酒裝在新皮袋裡,兩樣就都保全了。(太9:16-17)新酒和新皮袋是代表在新的時代或文化環境中,應該採用嶄新的方法來完成神托付給我們唯一的使命。福音肯定永遠不變,但傳福音的策略和方法應該隨時代的不同而不斷更新變化。

強化和裝備的宣教觀念

在全球化的大氣候影響下,「宣教(mission)」的觀念不應該再強調征服(conquer)和控制(control),而是重視強化(enrich)和裝備(equip)。在殖民主義的年代,歐美教會都把殖民競賽看爲宣教運動的契機。各地宣教士爭先跟著他們國家的商船或軍艦進入第三世界,為主「征服」萬民,建立福音基地和教會。没有錯,當時初信主的土人不懂如何辦理教會,故此,宣教士和差會都有必要嚴加「控制」教會一切的運作,免至被當地宗教習俗所同化。但在廿一世纪的今天,我們已不再使用第一或第三世界等觀念去分辨差派或接受國。其實,大部份過去第三世界的宣教工場,今天都已經成為差派最多宣教士的地區(例如亞洲、拉丁美洲和非洲等)。今天所强調的是在世界不同的族群中「強化和裝備」門徒,以致他們可以向同族、同胞傳福音。我想,强化(enrich)的觀念也是神給亞伯拉罕叫萬國因他得福的含意。這也是主耶穌所強調祂來要帶給人豐盛生命的意義所在。大使命就是要裝備(equip)所有蒙神賜福(enrich)的人成為叫别人得福的管道。

在今天地球村的環境中,我們也很難再用「前線」或「後防」的單一或黑白觀念來界定一個宣教工人的角色。後防宣教同工覺得有需要到前線去了解和參與宣教事工的發展,才能更有效扮演支援的角色。另一方面,有經驗的前線同工又覺得有必要經常回到後防,參與鼓勵徵召和動員的工作。因為教會通常喜歡透過前線宣教士,直接拿到最新的工場资料來計劃他們的宣教活動。除此以外,今天宣教工人的對象也再不一定是地域性而是群體性。我聽聞有些宗派差會的長期宣教士,回到自己的國家作跨文化宣教時,發現比以前更有果效,因爲這些移民對新的信仰比在原居地時開放。

跨文化的宣教觀念

循著這種趨勢,華傳也把宣教事工的重點放在「跨文化」觀念上。例如,我們正在積極思想如何在「差派」的辦事處國家中,同時建立一些「跨文化」的宣教事工。同樣地,在目前華傳的「跨文化」延展站中,我們也在考慮建立辦事處或宣教延展中心(Gateway office)來徵召當地同工、差派他們在本地或鄰近地區的族群中作宣教事工。我們相信宣教士的使命就是建立門徒,幫助他們建立以大使命導引的教會(missional church)。而大使命導引教會的果子應該就是能培育更多大使命工人,不斷建立新一代的門徒。故此,能在宣教工場設立裝備(equipping)和差派(sending)當地宣教士的辨事處或中心,也應該是華傳一個理想的目標。借用華傳資深宣教導師林安國牧師所說:「360︒的大使命教會」就是能培育並差派大使命工人的教會或宣教運動,這也是初期教會留給我們美好的榜樣和指標。我們盼望這是華傳在全球化環境中的未來宣教方向。

最近在一篇有關調查美國差傳機構帶領同工的文獻(Mission CEOs Survey)中,發現一本大部份差會領袖都會選讀,有關團隊管理學的書。這本全國暢銷書的名字叫《The Advantage》。作為從事跨國企業團隊建立顧問二十多年的專家,作者Patrick L e ncioni指出一個機構的成功,不單在於他擁有多好的策略(strategy)、宣傳技巧 (marketing skills)、穩健的財政(financial strength)、和最先進的科技(technology),更重要是在於他有沒有一個健康的企業文化。而一個健康的企業文化,其關鍵在於團隊是否坦誠和團結(integrity)。

健康內部文化的重要性

按這作者的觀察,若一個機構文化是健康的,則極少需要採取行政手段(minimum politics)來處理內部協調的問題。團隊之間溝通很少出現混亂(minimumconfusion),團隊士氣因此高漲非常(high morale),工作果效也會顯著增高(highproductivity) ,最重要的是離職率相對非常的低 (low turnover)。

我很認同作者的觀察,就是機構必須要有健康的內部文化,才能達到更美好的事工果效。這正是華傳過去二十多年非常強調團隊建立的地方。然而,建立健康的機構文化談何容易?不單需要整個華傳國際團隊共同認定目標,更需要祈求聖靈的雕琢和加力,以致我們能向著這目標不斷邁進。

持守大誡命,建立榮耀神的團隊文化

我們差傳機構的使命正是叫人與神和好(林後5:18),也是叫人與人和好(弗2:14)。正如主耶穌基督提醒我們最大的誡命:「……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這是誡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愛人如己。這兩條誡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總綱。」(太22:37-40) 保羅為以弗所教會禱告,特別祈求聖靈幫助那團隊「……能以和眾聖徒一同明白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並知道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便叫神一切所充滿的,充滿了你們。」(弗3:18-19)深信要建立榮耀神的團隊文化,我們必須天天效法基督的死,讓聖靈挑旺我們心裏那份單純從神而來,超然的愛。這愛正是主耶穌在登山寶訓的教導:「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甚麼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麼?你們若單請你弟兄的安,比人有甚麼長處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這樣行麼?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太5:44-48)這絕對不是一個口號或烏托邦的理想,而是我們所高舉的信仰,也是每一個參與這宣教團隊的同工,必須堅持實踐作門徒榜樣的地方。否則我們便會給魔鬼留了地步,叫傳福音和建立門徒的工作,都不能結出長遠美好的果子來榮耀神。

以這本書的受歡迎度來看,我想,很多差傳機構都面對團隊建立的挑戰。宣教士被差派進入嚴峻屬靈爭戰的大前線,在黑暗邪惡勢力的張力下,常常心力交瘁,也因此容易掉入團隊衝突的試探。他們實在需要我們切切地代禱。

和好勝於獻祭

撒但很清楚知道,基督的身體若健康團結,便能發動捆綁它的禱告能力。正如主耶穌提醒門徒說:「我實在告訴你們,凡你們在地上所捆綁的,在天上也要捆綁;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在天上也要釋放。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因為無論在那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太18:18-20)弟兄姐妹們,千萬不要把團隊衝突看為只是隊友的問題,而忽略撒但在其中的攪擾。當事工越興旺的時候,我們更加要警醒團隊的合一問題。因為撒但最喜歡使用的伎倆,就是破壞團隊合一,從而讓事工受虧損。當主耶穌提醒門徒相交關係時,祂強調説:「所以你在祭壇上獻禮物的時候,若想起弟兄向你懷怨,就把禮物留在壇前,先去同弟兄和好,然後來獻禮物。」(太5:23-24)。 換言之,對於主耶穌來說,和好的關係比獻祭更重要。同樣,健康的團隊關係比成功的宣教工作更為重要。

如果健康團結的機構文化是大公司成功的關鍵所在,那麼教會和差傳機構更不在話下了。求主幫助我們彼此勉勵,謙卑自省,讓聖靈親自運行在我們的團隊當中,繼續祂的修補和重建工作。讓我們負責帶領的同工先作眾人的榜樣,叫前後防的眾同工們,都因着我們團隊健康和諧的關係來榮耀神。阿們!

我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接受國際董事會的委派,自今年八月一日起接替林安國牧師代總主任一職。心中實在覺得自己完全不配擔任這重要的角色。只好求神親自做拆毁和重建的工作,叫我被祂塑造成為一個合衪使用的器皿,能夠更敏鋭衪靈的帶領,作成衪所喜悅的工。那在我們心裏動了善工的、必會成全祂自己的工。故此,深信在神的引導下,衪會復興華傳整個團隊,讓我們成為榮耀上帝、叫萬民得祝福的一個管道。

歷代以來,所有從神而來的偉大宣教運動都必先有教會的復興。而教會的「復興」是必須包括認罪、悔改和回轉。認罪就是回應上帝引發的一個深層反省過程。當一個信仰群體意識到自己的屬靈光景或方向,可能已偏離上帝原有的計劃,進而願意做出改變,他們便會由衷做出一系列徹底悔改的行動。當信仰群體經過這自省、認罪和改變的抉擇,便會在聖靈的大能主導下,帶來真正的更新、復興和重建。這過程絕對不是一件很受歡迎或容易的事。但在上帝慈愛的帶領下,每一個門徒或信仰群體,似乎都必須經過多次被拆毀或修理乾淨,才能結出更多美好的果子來(約翰福音十五章2節)。上帝要拆毁的肯定是我們的自義、自恃和自信,倚靠自己的智慧、才能、經驗和傳统而非依靠神來作衪的工。所以我們堅信,上帝若拆毀,必然是為了要建立更合祂心意的工人和群體,來完成祂的天國大業。

復興帶來最明顯的果子,肯定是與神有更親密「同行」的關係。這與神親密同行的關係,理應影響到神安排在我們身邊的同工或所接觸到的人。

二十一世紀是一個強調「同行」的時代。若要更有效建立年青的宣教大軍,我們必須願意花時間去關懷、聆聽,並與年青的一代結伴同行。我不敢說我要爲神作更偉大的事,我所追求的是每天與祂「同行」,好讓祂有完全的自由去成就祂更偉大的事。而當我每天追求與祂「同行」的同時,我也要經常提醒自己,要關懷聆聽神託付在我身邊的眾同工。求上帝幫助。

「同行」也是一種強調在共同異象(大使命)和價值(天國觀)之下委身的配搭關係。我不但期望華傳這國際團隊的前後方同工和義工,能夠上下一心,同心同行,我更期盼華傳跟各地教會和機構能有更進一步的同行關係。若要建立健康的同行關係,我們必須先放下自保義心態,學習謙卑地去聆聽各方不同的意見和策略。謀求共識,為要達成在萬國萬民中,建立主耶穌基督的門徒。這普世的使命,絕非靠個別機構或教會可以獨自擔當。我們需要全球的教會和機構共同合作,彼此支援,好讓我們首先在這合一同行的關係上,榮耀主名。並且,因著上帝所託付給我們不同肢体的恩賜和資源,可以更有效發揮基督身體在全世界的整全影響力。

二十多年前,上帝興起華傳這團隊,目的是要動員海外的僑民教會(DiasporaChinese Church) 來參與普世跨文化使命。我們將繼續秉承這召命,竭力強化兩文三語的僑民教會,好讓我們在普世的禾場上同行,採取雙線的宣教特色:奔向骨肉之親——在海外沒有華人教會的地方,建立以大使命主導的華人教會;走遍人居之地——動員這些海外的華人教會起來向他們所在地區的本土人傳福音,履行主耶穌基督託付給我們的大使命。求主復興我們在海外的華人教會,能夠突破求存和自保的心態,追求實踐主耶穌基督設立教會的原意。

過去兩年,華傳在香港的總部面對了創會以來,從未遇過的極嚴重經濟困難和行政失調,對差會的前線後防運作帶來了莫大的打擊和考驗。經過國際董事們審慎的考慮和禱告後,大家都同意把總部從香港搬回美國的舊金山(華傳的發源地)。同時把原本集中在總部辦公室統籌的出版、網頁、宣教士關懷和宣教培訓等事工,分派給總部駐不同地區的同工來分擔跟進。這樣不但可以減低總部辨公室的營運費,也可以改善總部人力不足的問題。在此,我們誠懇感謝各地牧長和弟兄姊妹,在過去日子不離不棄的體諒和支持。盼望未來,您會繼續與我們同工同行。歡迎您以後可以把對總部的經濟支持直接寄到美國總部的郵箱 (P. O. Box99, San Bruno, CA94066) 或各地的華傳辦事處。我們也極之願意收到您的寶貴意見。讓我們共同見證主耶穌基督,在我們中間所要成就的復興工作。